北京市
关闭
A
阿拉善盟
鞍山
安庆
阿克苏
阿勒泰
阿里
安阳
阿坝
安顺
安康
B
北京市
保定
包头
巴彦淖尔
本溪
白山
白城
蚌埠
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
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
白银
保山
滨州
北海
百色
巴中
毕节
宝鸡
C
长沙
成都
潮州
承德
沧州
长治
赤峰
朝阳
长春
常州
滁州
池州
昌吉回族自治州
昌都
楚雄
常德
郴州
崇左
D
东莞
大同
大连
丹东
大庆
大兴安岭
定西
大理
德宏
迪庆
东营
德州
德阳
达州
都匀
E
鄂尔多斯
鄂州
恩施
F
佛山
抚顺
阜新
阜阳
福州
抚州
防城港
福泉
G
广州
固原
果洛藏族自治州
甘南藏族自治州
赣州
桂林
贵港
广元
广安
甘孜
贵阳
H
杭州
海口
惠州
河源
湖州
邯郸
衡水
呼和浩特
呼伦贝尔
葫芦岛
哈尔滨
鹤岗
黑河
淮安
合肥
淮南
淮北
黄山
哈密
和田
海东
海北藏族自治州
黄南藏族自治州
海南藏族自治州
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
红河
菏泽
鹤壁
黄石
黄冈
衡阳
怀化
贺州
河池
汉中
J
江门
揭阳
嘉兴
金华
晋城
晋中
锦州
吉林
鸡西
佳木斯
嘉峪关
金昌
酒泉
景德镇
九江
吉安
济南
济宁
焦作
荆门
荆州
K
昆明
克拉玛依
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
喀什
开封
凯里
L
丽水
廊坊
临汾
吕梁
辽阳
辽源
连云港
六安
龙岩
兰州
陇南
临夏回族自治州
拉萨
林芝
丽江
临沧
临沂
聊城
洛阳
娄底
柳州
来宾
乐山
凉山
六盘水
莱芜
M
茂名
梅州
牡丹江
马鞍山
绵阳
眉山
N
宁波
南京
南通
南平
宁德
那曲
怒江
南昌
南阳
南宁
内江
南充
P
盘锦
莆田
平凉
普洱
萍乡
平顶山
攀枝花
Q
青岛
清远
曲靖
秦皇岛
齐齐哈尔
七台河
泉州
庆阳
钦州
R
日喀则
日照
S
上海市
深圳
沈阳
苏州
三亚
韶关
汕头
汕尾
绍兴
石家庄
朔州
四平
松原
双鸭山
绥化
宿迁
宿州
三明
石嘴山
山南
上饶
三门峡
商丘
十堰
随州
邵阳
三沙
遂宁
商洛
T
天津市
台州
唐山
太原
通辽
铁岭
通化
泰州
铜陵
吐鲁番
塔城
天水
泰安
铜仁
铜川
W
武汉
温州
乌海
乌兰察布
无锡
芜湖
乌鲁木齐
吴忠
武威
文山
潍坊
威海
梧州
渭南
X
西安
邢台
忻州
兴安盟
锡林郭勒盟
徐州
宣城
厦门
西宁
西双版纳
新余
新乡
许昌
信阳
襄阳
孝感
咸宁
湘潭
湘西
兴义
兴仁
咸阳
Y
阳江
云浮
阳泉
运城
营口
延边朝鲜族自治州
伊春
盐城
扬州
伊犁哈萨克自治州
银川
玉树藏族自治州
玉溪
鹰潭
宜春
烟台
宜昌
岳阳
益阳
永州
玉林
宜宾
雅安
延安
榆林
Z
重庆市
郑州
儋州
珠海
湛江
肇庆
中山
衢州
舟山
张家口
镇江
亳州
漳州
中卫
张掖
昭通
淄博
枣庄
濮阳
漯河
周口
驻马店
株洲
张家界
自贡
泸州
资阳
遵义
咨询电话:13291891129

我买了3000斤蔬菜,送到上海9家养老院……

作者:admin 2022-04-18 11:04:54 来源:

    我买了3000斤蔬菜,送到上海9家养老院……

    过去三天,我买了3000斤的蔬菜,送到9个养老院。而这一切,是我在封禁中,靠打电话完成的。

    今天上午,当跑了700多公里的司机小华,给我打来电话告知,已基本将蔬菜送到时,我不禁松了一口气。一股疲倦感,涌了上来。这3天,我搞清楚了保供背后的一些逻辑,感受颇为丰富。只能说,疫情之下,很多事情其来有自,都是合理的,但综合在一起,有时又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问题……

   1-22041Q10544I3.png

    A、

    上个月,我基本封禁在家,没上几天班。到了发工资的日子,一看短信,分文未少。感恩单位,又有点不安。因为,很多上海人,尤其是老人,在疫情之下,日子难过。

    于是,在与家人商量之后,我们决定一起将上个月的收入,捐作防疫用途。4月5日,得知自家小区的保安、保洁有人“中招”,而街道的防护服还要几天才能到位时,我就打电话给嘉定的朋友,联络到一批防护服,每套出厂价仅50元。随后,我又找了一个有资质的跑腿,直接将这批防护服,送到了小区门岗。

    过了3天,再次询问物业经理,得知街道已补上防护装备,可用很长一段时间。显然,防护用品,已不再是最短缺的了。

    我又把眼光放在了蔬菜上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疫情以来,我家倒是没缺过菜。3月30日下午5时,我在家门口菜市场一顿“扫购”。随后,又在4日、8日,得到朋友的“投喂”,10日抢菜成功,12日团购成功。

    但是,社交网络上很多细节,都告诉我,很多上海人买不到蔬菜。每天上午,我都能在朋友圈看到,那些朋友,那些活生生的人,那些真实的人,那些我熟悉的人,在抱怨抢菜失败。

    更让我揪心的是,一些不会团购、不用智能手机的老人,遇到了很大的困难。当我看到一篇文章,有老人家中蔬菜断顿了,只好将仅有的两只馄饨切开,弄一点菜叶时,不禁潸然泪下……

    买点蔬菜,送给老人!我萌生了这个简单的想法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B、

    事实证明,我的想法,真的是太简单了。“找蔬菜”这一块,用了我足足半天时间。

    我先找的,是外地的政府朋友,其中还有一两个书记、市长。按照我非常简单的想法,请当地筹备一点绿叶菜,我买下后,配送至上海。

    外地的朋友告诉我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外地物资运到上海,就回不去了。车也好,司机也好。不是上海不让回,而是当地对上海来的车和人,有着严格的管控措施。还有朋友告诉我,甚至当地派来援建上海的医护人员,回去都要隔离14天。

    我灵机一动,对外地朋友说,我买菜,你派一个司机、一辆货车过来,准备好在上海呆一段时间。在上海期间,我把一人、一车介绍运输企业,专门在市内跑。这样,既解决上海市内运力不足的问题,司机也能有高收入。

    然而,现实依旧很骨感。随后我了解到,这辆开进上海的货车,将很难申请到通行证。没有通行证,哪怕有车、有人,也没法运货。我知道,在通行证的管理上,曾经是存在漏洞的,如今已全面收紧……

    图片

    C、

    无奈之下,我只好把目光,转移到了上海市内。我知道,上海不缺菜。

    但是,那些保供企业已经忙不过来了。

    我联系过好几家还蛮熟悉的企业,看了他们提供的保供套餐。便宜的,一份120元。贵的就没边了。而且,只能帮忙送到一个地址。

    以我相对挑剔的眼光,我觉得很多套餐,都不太适合老人。老人现在需要的是蔬菜,而不是那些花里胡哨的海鲜、对虾、咸肉或甜橙等……

    图片

    我又去找了很多家餐饮企业,他们有进货渠道。无一例外,企业都是同一个反应。要是我在3月底找他们的话,原有的供货渠道还有效。如今,饭店从28日起陆续关掉,渠道商早就“掉头”了。

    “送菜给老人”这个初衷,一开头就面临着夭折的危险。

    所幸,有一个朋友,给我提供了线索。在祝桥镇,有一片菜地,还未收割。蔬菜原本是提供给餐馆、菜场的,如今疫情原因,供货渠道断了。菜农又不懂电商,所以面临“菜卖不掉”的风险。

    我顿时眼睛一亮。连忙托朋友,联系到菜农。菜农说,只有韭菜、莴笋、芹菜、黄瓜4种蔬菜。菜都在地里,马上就能收割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图片

    更让我惊讶的是,菜价不贵。菜农开价,每斤也就4元到4.5元之间。只是无人分拣,无人运输。

    机会难得。我连忙预定了3000斤蔬菜。菜农很淳朴,一听我要订3000斤,表示菜价可以降到3.5元一斤。只要我这里一声令下,他马上收割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D、

    菜搞定了,我松了一口气。但接踵而至的,是两个问题。1、谁来运?2、运给哪里的老人?

    先说谁来运。

    有通行证、可以在马路上开的小货车,本来就稀缺。如果要租借的话,我打听了一下市场价,一天的价格是8000元到10000元,高的甚至12000元。此外,如果要雇工人分拣的话。那么,一天的工钱,大概是每人1000元左右,包食宿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这方面,没有友情价。我不可能给司机或工人讲大道理,要他们“奉献”,那变成道德绑架了。

    其次,蔬菜“运到哪里”。

    我看到过一些新闻,有几家企业做公益,让几辆货车在上海各地流动,有独居老人需要蔬菜的话,就立刻根据附近地址送去。

    但我计算了一下,且不说货车覆盖率的问题,单靠这样转,一辆货车一天12小时,能送几份?肯定送不到50份。那效率也太低了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还有一个问题在于,如果根据地址运送的话,那么一般只能放在门口,由志愿者或物业人员完成“最后100米”。但不少居委或物业,已经明确向业主表示,除了官方保供的物品,一般不能卸货,不帮运送,理由是,来路不明的货物,容易带入病毒。

    很难说,居委的考虑不对。而且,物业和志愿者,也确实是太辛苦了。但最后100米出的问题,也导致“给老人送菜”比较困难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E、

    要把这件事做到底,“倔强”起到了作用。

    我给认识的所有朋友打电话,寻求解决运输问题。几位企业家朋友都明确表示,公司没有配备通行证的车辆,但是,如果找到运送的车辆,可以承担全部费用。

    “骚扰”了大概十多个朋友后,我接到了一个电话。一个92年的朋友小华,说他有一辆轿车,有通行证,可以帮助运输。虽说是轿车,每次也可以装大概800斤左右的蔬菜。我问小华,一天多少钱,小华说:每天2000元。这个钱包括汽油费、司机的三餐,以及搬运费。

    我非常惊讶。因为这个价格,是绝对的良心价。我有点迟疑,不明白小华为什么能牺牲那么大的利益。小华一口川沙本地话。笑了笑说,你也是送菜,这个时候还赚什么钱?

    小华这个人,能处!

    那么,菜送给谁呢?此时,我的同事、优秀的记者李一能,给我出了个主意,可以考虑统一送到各养老院。

    李一能介绍说,因为疫情的缘故,不少养老院在勉强维持。有的院内有阳性病例,楼被封禁,民生保障有困难。而且,他可以询问政府部门,哪些养老院最困难,届时直送即可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这番话把我的思路打开了。如果是直送,有几点好处。一是不用分拆。二是“点对点”运送方便。三是需求可提前沟通。

    于是,对接这样的麻烦活,就交给李一能了。他也封禁在家,但沟通效率极高。而且,考虑到只有一台轿车的运力,他和相关部门沟通,把送菜范围放在虹口区以内。随后,按照3000斤蔬菜的总量,每一家养老院的需求,都送了过来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F、

    最繁忙的时刻来了。小华做好核酸,备好通行证,连夜开始了田头—养老院—田头—养老院的奔波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图片

    图片

    图片

    图片

    图片

    困扰我们的,主要是以下几个问题。

    1、蔬菜收割上来,要装袋,要消毒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2、轿车装货有限,一次只能装800斤。

    3、有的养老院位于小区内,车辆开不进去。

    4、小华作为司机,出小区后,不在48小时做两次核酸,就回不去。所以,他晚上要睡在车子里。

    当然,这些问题,都可以解决。无非是多跑几趟,多出点力,多忍耐一下。我封禁在家,无能为力,有点焦虑。幸好小华是个非常负责任的男人,每一个步骤都做到位。

    一家、两家、三家……一天半的时间,小华来回四趟。把2800多斤菜,送到了9家养老院。养老院一律不能进。有的地方,把菜卸在小区门口。有的地方,卸在马路对面。要经过充分消毒后,方可入院。

    图片

    晚上,我想给小华结算车费,他说什么都不收了。他说,不缺这点钱。我询问了朋友才知道,小华是好几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!之前说收2000元,也是怕说自己不收钱,我会疑惑犹豫。

    你瞧,就是有这样的上海好人!

    图片

    G、

    今天上午,小华没送成菜。一大早他被通知,根据新的规定,通行证今天失效了。

    我唯一感到遗憾的,是一家需要1000斤菜的养老院,只送了800多斤。心怀内疚。既是对小华的,也是对养老院的。

    最后谈一点感受。

    1、地头的菜,不贵。

    2、上海的菜地里,会不会还有菜农,因为不懂电商,而面临“卖不掉菜”的窘境?

    3、保供产品,要设计一点老年人的套餐。

    4、没有像李一能、小华这样的上海好人,要把菜送给养老院,难度不小。

    5、有部分养老院是缺菜的,很缺。

    6、这种送菜模式,也很适合某些老年人特别多的社区。我在互联网上,看到了一个小区的“求助信”,谈及该小区老年人众多,物资缺乏。我拨打上面的联系电话,却关了机。我请朋友帮忙联系,也联系不上。

    个人的力量,非常有限。经历了保供背后的一些症结点,能够做成这件事,偶然大于必然。只不过我想,上海这座城市,就是能让人做成好事的地方。

    只要我们都犟一点。

    希望能有更多的菜,送给更多的上海老人。


分享到: